湯尼歷險記 (之3)

飛機在上海上空盤旋, 未能下降

續 湯尼歷險記 (之2)

正當安東尼腦筋有著救援念頭時, 南方航空公司空姐廣播告知旅客, 因上海天氣惡劣, 飛機無法安全下降, 將飛往杭州機場. (後來得知我們因碰上上海幾十年來的最大冰雹, 迫降杭州蕭山機場).  飛機降落後, 附近機坪上似乎停了幾架也是被迫降於蕭山的其他航空公司班機.  多數乘客是有耐心的, 大家坐在椅子上, 等待天候好轉, 此時約下午六時. 過了約30分鐘, 空姐開始分發便當, 安東尼與薇薇安皆認為便當難吃, 拒絕好意.  隨著, 機艙出風口噴出某種霧氣,安東尼依經驗判斷是氧氣, 心想, 情況不妙, 可能需要長期抗戰.  所幸機艙裡空調繼續運轉, 比起去年乘搭有些大陸班機, 在機艙裡等待起飛時, 空調被關閉的情況, 今年是進步了.

乘客用完餐, 已又過了半小時.  乘客中開始有了騷動, 一位操北京口音的小姐不耐煩的質問倒底何時起飛至上海,  一連串的抱怨和質詢帶動了更多抱怨的乘客.  一陣騷動又過了一小時, 空姐們忙著發飲料.  部分乘客要求下機拿行李, 自行想辦法回上海, 同時空姐們忙著回答乘客問題, 並一再說是地勤人員準備接我們至候機室休息.  有些乘客開始下機, 安東尼有的是耐心, 不擔心時間, 但是心裡掛記價值不菲托運的酒, 一來怕被下機旅客拿錯, 二來怕熱天把酒變成醋.  三分之一乘客下機, 又搞了個把鐘頭.  後艙某位操著台灣口音的乘客, 開始發飆, 我也聽到Y董大聲報怨, 兩人要求空姐找機師說明白講清楚, 究竟何時飛回上海.  折騰了半天, 操著台灣口音的乘客終於拿了空姐與駕駛艙對講機, 要求機長廣播當時的狀況與決定.  稍後機長廣播, 告知所有乘客, 飛機將於所有自願下機旅客完成領取行李後起飛, 這一來總算安撫了即將暴動的乘客.  安東尼往窗外看, 其他所有迫降飛機都飛離杭州了, 心想南航可能是個爛公司.

空姐們又開始忙發飲料, 安東尼要求一罐冰啤酒, 空姐答說所有冰塊都溶化了, 安東尼不喝溫啤酒, 只好以白水解渴, 這時已約十時.  所有乘客與服務人員已精疲力盡, 稍後廣播準備起飛, 所有人鬆口大氣.  我們抵家時已近午夜, 阿姨們的一頓清粥小菜, 消退些我們的疲憊.

由瀋陽回上海後, 瀋陽酒莊的合作方案成為主要討論方案之一.  安東尼與薇薇安起得早, 每天早晨由住處走到附近台灣人開的麵包糕餅簡餐店”彩色盤”喝咖啡吃早點.  阿姨們肯定不解, 為何家裡早餐不吃, 老往外跑.  其實早餐時間就是安東尼與薇薇安在無旁人時討論我們私事的時候.  兩人算計著, 執行此計劃, 既不需投資, 也可全權掌控, 幾乎等於無老板, 於是決定慎重考慮.  過了一星期的討論, 其間, 酒莊W董也跑了一趟上海, 在1221聚餐時(克林頓拜訪過的餐廳, 現在有許多外國客人), W董提及在瀋陽自家準備的有機中餐只達他們平常70分的水平, 因為廚師聽說有美國客人也有上海客人, 深恐不欣賞他們家鄉味兒, 偷偷加了些料, 弄巧成拙, 許多菜餚走了原味.  安東尼心想, 70分的餐已如是美味, 若吃了100分 的餐, 那可離不開瀋陽了.

在上海停留10天後, 6/13星期六, 安東尼一大早起床, 很興奮的準備第一次搭乘大陸台灣的直航班機.  到達機場繳交行李超重5公斤的罰款後, 準時登機, 但飛機遲飛了約20分鐘.  飛機升空後一切正常, 誰知好戲已經在蘊釀上演.

待續 …

本篇發表於 旅遊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