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尼歷險記 (之4)

候機室場面混亂

續 湯尼歷險記 (之3)

飛機遲飛了20分鐘;  由上海直飛80分鐘, 應於上午11:10下降松山機場.  10:50左右, 廣播報告飛機將於11:15下降.  不一會兒, 安東尼感覺飛機下降又上升了兩次, 久久等不到放下機輪的聲音, 納悶了些時候才聽到機長宣佈因氣候惡劣, 飛機將飛回上海.  運氣還真是好, 6/5碰上上海大冰雹, 6/13遇見台北惡劣天, 真不知6/30回美時會發生甚麼事.  想著想著, 飛機倒是很快的約於12:05降落上海.  只見地勤人員開始卸下行李, 多數乘客已知大事不妙, 可能需要長期抗戰了.  計劃趕不上變化, 安東尼和薇薇安的直航算盤算錯了.  上海航空將乘客安置於空間頗大的候機室, 並忙著發便當和飲料.  安東尼和薇薇安的”上午上海出發, 中午台北吃飯”的計劃泡湯了.  我們的預付卡手機也無法打國際電話, 只能通知上海朋友打電話給接機的姪女M和等候交小套房鑰匙給我們B朋友的妹妹PH (B住美, 買了個小套房在忠孝東路四段).

吃完便當, 等了約兩小時; 有些乘客紛紛打電話詢問台北親友, 得知台北天氣並不太差. 而且有些航班由大陸各地已降落松山機場.  有位聲音尖銳的黑衣男人(著黑褲, 黑衫和黑西裝)向櫃台服務人員大聲質問為何只有我們未能降落松山機場, 況且讓乘客等待這麼久,沒有任何航班新消息.  服務人員只答說會在3:00宣佈新消息.  近3:00時, 服務人員沒有給任何航班新消息, 這時除黑衣人外, 有個身高約200公分的年輕人加入質詢行列, 另有位長髮壯男以高分貝咆哮”我在台北有個2千萬的合約要簽, 耽誤了由誰負責?”安東尼心想, 他真是可憐, 星期六還得工作簽約.  不久有位中老年女士加入漫罵陣容, 乘客們開始感到不安.  雖然服務人員忙著發放點心和飲料卻無法安撫某些乘客的情緒.  此時有些乘客決定接受全額退費, 安排搭乘其他航班經由香港或澳門返台.  安東尼和薇薇安決定等到底以免在香港或澳門被困(去年五月我們因天氣惡劣在澳門被困了約6個鐘頭).  突然那聽說以前打職籃的年輕人帶領些許人, 大動作的敲撞通往停機坪的玻璃門, 要求到停機坪走走.  現場開始有些混亂.  不久後出現一位身材纖細的男公安, 大聲要求年輕人”給我看你的身份證!”, 年輕人不甘示弱的大喊”我沒有身份證!” 公安似乎想採取某動作但被旁觀者制止, 一陣混亂, 所幸沒出狀況, 過了一會兒, 只見公安與年輕人似乎已經和談, 在聊天(^#$&$?)  如此折騰了半天, 已近是6:00, 似乎都是以上四人帶頭抱怨漫罵, 服務人員也沒新消息, 也不還嘴; 安東尼和薇薇安決定離開候機室找家餐廳吃晚餐繼續奮戰. 在此之前, 薇薇安問了服務人員得知, 由於是星期六, 上海航空忙著找兩岸的民航局負責人. 甚至是國台辦, 因多數人不上班, 找對人的困難度頗高.

正吃晚餐時, 擴音器似乎廣播有關我們航班的消息, 安東尼要薇薇安找人打包, 衝向候機室, 只見長髮人差點與其中一位男服務員打起來, 長髮人以三字經大聲嚷嚷, 男服務員則叫”你罵了我一整天, 我都不回應, 你現在侮辱我家人, 我無法再忍受”.  有乘客勸架, 一位身材較先前壯碩的公安出現了, 安東尼總算好奇心發作, 走入暴民群, 聽到公安說”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 我是來維持公衆秩序”, 暴民群也不甘示弱回答公安, 表示服務人員的無能導致大眾的不安.  現場仍然一片混亂.  安東尼問了位乘客, 得知上海航空終於取得批准, 決定加開班次, 明早8:40直飛松山機場.  趕緊回餐廳找到薇薇安, 會同所有乘客, 由兩輛巴士載到上海航空安排的旅館過夜.

到了旅館, 辦妥住宿手續已是8:00, 安東尼和薇薇安拉著大小行李, 進入房間, 傻了眼.  房間倒是不小, 燈光昏暗, 看到一兩隻蚊子, 打開冷氣後, 一股怪味.  安東尼和薇薇安對看一眼同聲道”這怎麼住?” 薇薇安打電話給上海朋友, 得知這旅館位於挺鄉下, 也問到機場旁有Ramada, 於是找到上航人員, 告知我們自己找地方住, 他說”我們無法付給住宿費但可補助每人200車費”.  正好有位小姐作了與我們相同的決定, 她好心的幫她和我們訂了房間.  趨車到Ramada後已是9:00, 車費50, 折騰了一天, 進了房間, 趕緊盥洗和淋浴後, 倒頭就睡.

隔日一早, 在機場安逸的吃了頓早餐.  在上航櫃台辦理登機, 服務人員忙著手寫單據, 賠償每人400, 加200車費, 總數大約付了晚餐, 住宿, 和早餐.  安東尼和薇薇安認為合理.  這時, 那中老年女士(後來乘客稱她為大姐大)正在鼓動乘客不要接受賠償”我們不是乞丐, 不要讓他們這樣打發我們”.  大姐大看到我接收服務人員數完的人民幣後, 衝向我們用台語說”你們為什麼要接受呢?” 安東尼回答”溫沒住底家, 沒愛跟他們花啦”, 說完趕到登機門.

飛機起飛攀升到高空後, 大姐大作了段演說, 針對此事件, 提出以下要求, 發了紙張, 鼓動乘客聯署.

  1. 機長出面道歉.
  2. 調閱飛行資料, 向所有乘客報告.
  3. 每人賠償1000美金.
  4. 每人賠償上海松山來回機票.

安東尼和薇薇安都認為, 要求過份了些, 並未聯署.  飛機安全降落後, 大姐大鼓動乘客不要下飛機.  安東尼和薇薇安與多數乘客並不心動, 很快的下機.  走出關後, 姪女已在外等候, 示意三立電視台已架設攝影機準備採訪新聞.  有位女乘客說”不要問我, 去問大姐大”, 安東尼和薇薇安則快速閃避記者, 離開機場, 搭車往B的小套房, 結束了這個經精彩與驚險的中國行.

這整個上海松山直航的戲碼, 安東尼所得的資訊和想法是,

  1. 松山機場小, 附近房子多, 飛機升降須要相當技巧.  那位上航機師可能經驗不足加上膽小, 未能降落.
  2. 據說機師因上空雷雨區影響, 繞道飛越了軍事管控區, 造成些許狀況.
  3. 台灣媒體傳說上航機師鬧情緒, 擅自飛回上海.  再次證明台灣媒體的低水準和誇大不實.
  4. 上海航空的顧客服務不及格.  班機誤點相當平常, 竟然沒有標準程序處理.
  5. 兩岸裝腔做勢, 直航安排, 程序繁雜.
  6. 大陸同胞對台胞百般容忍是配合大陸”兩岸和諧”的統戰策略.
  7. 台灣人由於多年的政局混亂, 錯以為叫罵就是民主.
  8. 今日通訊發達, 任何人無法封鎖訊息.
  9. 那四位乘客, 得理不饒人, 一旦罵過癮了, 不知如何停.
  10. 以三立電視台出現機場判斷, 有心人事趁機操作此事件.
本篇發表於 旅遊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湯尼歷險記 (之4)

  1. Daniel 說道:

    非常同意"台灣媒體傳說上航機師鬧情緒, 擅自飛回上海. 再次證明台灣媒體的低水準和誇大不實."以及"台灣人由於多年的政局混亂, 錯以為叫罵就是民主."
    台灣的媒體真的有待加強… 也有許多人認為大聲罵就是民主…

    (題外話:安東尼是台灣人?大陸人?還是美國人呢?)

  2. Antonio 說道:

    安東尼是正港的台灣鄉下人, 高中, 大學則在台北求學, 大畢後在台南當預備軍官. 服兵役後即出國留學, 至今居住他鄉已超過30年. 美國政府認定安是美國人, 法律上不承認安是台灣人, 但非正式的應該接受安也是台灣人. 台灣政府則承認安擁有雙重國籍.

  3. Daniel 說道:

    想來安東尼的經歷一定很豐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