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館歇業事件

1998年透過莎柏小妹, 認識了冰館的創辦人, 小羅和小梅.  那年, 他們難得到美國一遊, 路過安東尼和薇薇安在北加州福利蒙 (Fremont) 的家, 我們從此結緣.  每次回台, 總是到永康街拜訪, 在人潮洶湧的排隊隊伍, 眾目睽睽之下,忙著招呼客人的小羅和小梅親戚, 清出桌子, 讓我們享受特權, 吃霸王冰.  去年六月, 在永康街的呂桑餐廳吃完晚飯後, 與朋友散步走出巷子, 我們決定已經晚了, 這次不打擾他們, 不打電話.  料想不到, 走過依然是人潮洶湧的冰館時, 只聽到一陣尖叫聲, 這幾年來少在店面的小梅, 指著薇薇安大叫”家琦姐! 家琦姐! 你們怎麼在這裡 …”.  隨後, 當然又是一頓霸王冰.  稍後, 小梅帶我們到附近的辦公室工廠找小羅, 和小羅聊了一陣子.  當時我們對於他們已經離婚的事, 毫不知情, 現在回想起來, 以他們之間的互動情況, 怎想得到?

幾個月前, 安東尼在臉書 Facebook 看到小羅和我們不認識女生的合照, 不免納悶, 於是email小羅 “有甚麼新事可以告知我嗎update?”.  小羅百忙中抽空回了email, 告知他與小梅已離婚, 兩人還是好朋友, 等有空會告知詳情.

前幾天, 電視新聞針對冰館突然歇業的事, 大似報導, 雙方家人也互控對方的不是.  安東尼不贊成雙方家人的說法, 女方控說男方企圖對於離婚協議悔約, 男方說兒子逢場作戲, 在所難免, 並非有外遇, 電視報導的字幕似乎更說是男方母親表示”那個男人不偷腥”, 安東尼對於台灣媒體水準之低, 已不覺奇怪, 倒是對於雙方家人處理媒體的作法感到遺憾.  所幸昨天小羅發表聲明, 類似說是”雙方對於離婚協議的認知有差距”, 處理的相當得體.

在我們婚姻的生涯中, 夫妻相處絕對會有意見不合, 發生磨擦時, 雙方應以各自的智慧解決, 尊重對方, 千萬不要讓家人介入, 也絕對不攻擊對方的家人 (安東尼相信, 這個常發生).  等您有了媳婦或女婿後, 也切記不要介入兒子或女兒和他另一半的爭議.

安東尼所認識的小梅和小羅, 個性很好, 也有智慧處理這次的紛爭.  安東尼大膽假設, 若不是他們雙方家人的介入, 事情較容易處理, 也不會有這次電視的報導.

本篇發表於 感想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