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氣洋洋的一年 (上)

今年是安東尼長期旅居國外後,第一次在台灣過年, 感覺不錯, 本來想再多停留一陣子, 但為了參加大兒子與準媳婦Steven & Jennie計劃超過半年的婚禮,二月底回美,上北加州,是第一件喜事。 三月底在南加州宴請未能到北加參加婚禮的親朋好友。 四月中旅遊土耳其,希臘和愛琴海。5月底到上海,在中國與台灣各處遊蕩了3個多月,8月底回美,在洛杉磯參加好友女兒的婚禮,是第二件喜事。9月初上北加州參加另一好友女兒的婚禮,是第三件喜事。2011年是忙碌的一年,也是喜氣洋洋的一年。

過完年回家調整了一星期的時差, 3/1開車前往舊金山灣區住在好友Emily和Francis家, 薇薇安竟然把上次E&F給我們的鑰匙留在家裡, 他們又準備了鑰匙讓我們帶在身邊, 方便我們自由進出.  當天晚上, 住舊金山灣區的蒙氏夫婦一如往常,熱情的招待我們, 一行四人到他們家六人享受了一頓豐盛的火鍋大餐.  每次到了這個住過8年的地方, 特別親切, 朋友多, 有如回到家鄉一般的感覺.

薇薇安與安東尼是在灣區開始學習打高爾夫球的, 也在此以球會友, 結交了許多親近的朋友.  每到灣區, 固定的節目是好友相約打球和吃飯.  然而這次老天爺不太幫忙, 雨下不止, 氣溫也低, 星期三整天下雨, 球打不成 .  晚上E&F帶我們到Tanto日本餐廳 (1063 E El Camino Real, Sunnyvale, CA 94087)飽食一頓, E&F果然是老饕, 薇與安吃得相當滿意.  星期四3/3, 偷得天氣晴朗, 在風景優美, 場地狀況極佳, Cinnabar Hills (23600 Mckean Rd之, San Jose, CA 95141) 打了一場球.  近年來, 經濟景氣差, 各球場擊球費紛紛降價, 加上天候不佳, 在GolfNow.com 預訂了 Tee Time, 每人$29, 真是幸運極了.

打完球, 盥洗完, 休息一下, 開車往舊金山市區, 準備與未曾謀面的親家公親家母相見吃晚飯.  薇與安對於下一代小孩結婚的禮俗, 完全不懂, 也從未過問, 去年底聖誕節問過Jennie, 示意我們將迎合她父母所知的禮俗要求.  Jennie表示她父母也很隨和, 不拘小節, 她媽媽只希望結婚當日, 婚禮之前, 有個奉茶的儀式, 我們當然樂意配合.  開到了Steven告知我們的一家韓國小餐廳, 還沒有其他人到達.  我們被領進預訂的房間, 過了幾分鐘Steven才到.  這小子瘦了, 一問之下, 才知他為了婚禮, 勤於運動, 注意飲食, 體重減輕了7公斤, 還真是好看多了.  他説Jennie接機去了, 她父母與全家人剛由芝加哥飛來, 所以晚到.  等了約30分鐘, 全家三代, 包括Jennie的大姐, 姐夫, 他們可愛的18個月大的兒子Mateo, 小妹與男朋友.

Steven與Jennie交往了兩年, 我們不完全知道Jennie的背景, 三次聖誕節, 她與Steven回家和我們相處, 我們很喜歡她, 但從未詳細問過她的家庭背景.  見到親家公親家母, 感覺兩人看起來就是老實的好人.  原本不知以何種語言交談, 他們一出口以華語問候 (在台灣, 我們稱為”國語”, 在中國大陸, 可能說是”普通話”), 安東尼鬆了一口氣, 雖然英語不錯, 以國語交談, 輕鬆多了.  我們11人點了豐盛的晚餐, 愉快的閒聊, 才知Jennie家以廣東話交談, 即使是一半拉丁裔, 一半華裔的Mateo都能聽懂廣東話.  安東尼本以為與Jennie與Steven溝通過, 這頓互相見面認識的晚餐, 由我們請客, 那知Jennie媽媽搶先付帳.  餐後, 到Jennie與Steven新租的公寓參觀了一下.  約30坪, 兩房一廳, 每月租金$2,200, 還比市價便宜了三, 四百元, 舊金山房價之高, 可見一般.  從他們公寓離開, 開車回San Jose, 花了一個多鐘頭.  兩人一到家, 累壞了, 一盥洗完, 倒頭就睡著了.

星期五3/4, 一起床, 我們想到當天下午需要婚禮預演 Wedding Rehearsal, 晚上聚餐 Rehearsal Dinner, 星期六的整天婚禮活動; 許多節目中間空檔頗多, 需要休息, 總不能灣區南北奔波, 於是決定住宿婚禮地點附近, 許多外地飛來參加婚禮客人所住的旅館,於是整理行李, 搬遷到旅館去了Hyatt Place (4950 Hacienda Drive, Dublin, CA 94568).  下午一時, 找到婚禮場所, 兒子準媳婦還真是挑了個好地方 Palm Event Center (1184 Vineyard Avenue, Pleasanton, CA 94566), 附近很多葡萄園, 場地是某個酒庄專門提供婚禮或其他聚會所用的活動中心, 環境優美.  牧師與協助準備婚禮活動的人, 雙方親人, 伴娘伴郎們, 大家輕鬆的大概演練婚禮程序後, 我們回旅館休息, 準備晚上宴請參加演練的所有人.

晚上的宴客, 兒子與準媳婦挑在一家中餐館Koi Garden (4288 Dublin Boulevard, Dublin, CA 94568).  這家餐館我們去年在附近打完球, 曾在此吃中飯, 印象不錯, 可是當晚的酒席菜只是普通, 用的食材, 乏善可陳, 因此價錢算是貴.  安東尼當然搶到帳單.  餐點雖說普通, 大家倒是滿開心的, 兒子與準媳婦的伴郎伴娘與幾位好友, 述說他們如何知道新郎新娘交往的經過和他們所認識的兩人, 許多時刻相當的感人.  其中準媳婦的妹妹和媳婦在媽媽腹中就認識的女友, 提及準媳婦以前照顧她們的經過.  安東尼也與坐在旁邊的親家公聊到他們如何在越南戰爭後, 經由馬來西亞逃到美國, 定居在芝加哥, 親家母也提及Jennie是她從來不用擔心的乖巧女兒, 讓薇與安更加相信兒子是找到了一個好伴侶.

星期六3/5當天一起床就看到久未出現的陽光, 看來老天爺真是幫忙Jennie與Steven, 雖然婚禮在室內舉行, 晴天總比下雨天方便多了.  女士們開始忙著妝扮自己, 安東尼則是看電視打發時間, 心裡感覺挺是興奮, 總算把兒子養大到要成家立業了.  下午一點多, 兒子準媳婦的華裔美國人的中西式合併的婚禮正式開始.  新郎由三位伴郎同行在迎接新娘到禮堂舉行婚禮儀式之前, 遭到三位伴娘過幾關的考驗, 其中,發問題, 讓伴郎們塞著滿嘴軟糖(Marshmallow)試著說話, 最後還被要求伏地挺身30下, 沒想到四個小伙子都輕易過關, 接到新娘子.  接著是奉茶儀式, 新郎新娘雙雙向男方家長, 女方家長, 男方長輩與 女方長輩, 一一奉茶, 每個長輩也分別給新郎新娘紅包和禮物.  安東尼不知那來的印象, 以為只有新娘奉茶, 與薇薇安共只準備2個紅包給媳婦,那知兒子一起奉茶, 只好紅包發給準媳婦後, 聲明需要討回來再給兒子, 傻兒子以為只是虛晃一下, 竟然問說”等一下要把紅包還給你們?”.  薇薇安很大方的又給了準媳婦一串價值不菲的手鍊, 親家母示意將手鍊幫新娘子戴上, 薇薇安忙了半天, 無法戴上, 由親家母幫了忙, 總算完成任務.  奉茶儀式完成後, 住在旅館的親朋好友們合照了些相片, 大家分別驅車前往禮堂.

(喜氣洋洋的一年下篇 -喜氣洋洋的一年 (下)

本篇發表於 生活, 雜記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