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初台灣之旅(之2) - 花蓮與台東

雖然生長在台灣,安東尼竟然沒有去過花蓮或台東,趁著大兒子與媳婦難得到亞洲旅遊,他們遊完北京和上海後,在台灣和我們會和。早在回台之前,已安排將在短短的4天内,遊花蓮,台東,到高雄姐姐家,並安排他兩人在安老家,竹南,與眾親戚們聚餐。

倆年輕人1月4日晚間在桃園下了飛機,由薇薇安負責開車[註一],接他們到神旺飯點,一辦完入住手續,馬上殺到飯店後的頂泰豐享受美食。其實也因為時間已晚,肚子餓了,它就在附近的方便;否則,鼎泰豐已失去了我們對它的興趣,現今台北已有不少類似餐廳,價位比鼎泰豐低,品味不比它差太多的餐廳,盛園絲瓜小籠湯包為一例。

隔天清早,趕到台北火車站,倆小還沒到站,打電話催促,他們來不及吃早餐趕到後還有大半個鐘頭的時間,一定覺得放棄神旺的免費早餐太可惜了 (自助早餐包含在住宿費)。台北火車站月台的老舊,比起高鐵和捷運站,可說是天壤之別,應該改善。自強號火車算是台鐵高檔車種,也已老舊,台鐵的經營者該反醒反醒了。火車近中午抵達花蓮站,一出站,眼銳的薇薇安與媳婦看到釋迦果,買了就站者吃了起來。台灣東案人口較稀少,空地相對的較多。花蓮火車站前就給人相當寬敞的舒適感。站前租車後,馬上前往太魯閣國家公園,因為時間匆促,沒有進入橫貫公路就回頭了。

回到花蓮市區,約下午1點鐘,開始找外甥女婿介紹的 “炸蛋蔥油餅”店家 (花蓮市復興街102號),發現它只是個攤位 (沒有座位),老板的餐車剛開到。我們決定先走到 “公正街包子" 坐下再由一個人走回頭買蔥油餅,走了好一段路,沒找著包子店, 下定決心往回走,買了蔥油餅再開車停包子店附近。回到蔥油餅攤位,老板正好忙完準備工作,示意要我們再等10分中。只見他夫妻倆 (應是吧)開始忙者做餅和炸餅,拔開皮已經挺薄的蔥油餅,打入蛋,然後丟入油鍋,這炸蛋蔥油餅果然特別,口感很好,嫩又香;難怪不一會兒,陸陸續續的顧客已上們,雖然下著毛毛雨,卻也沒人介意。我們邊走邊吃走到停車處,安東尼開始架起GPS,往 正公街包子開去(花蓮市中山路199之2號) 。不一會兒找到包子店,車停路旁,點了各式小吃品嚐美食,4人都好開心;包子果真名不虛傳,它的餡,鮮美嫩脆, 到底是掺了豬油或什東西,我們不管3-7-21,吃了再說。

午餐時,接到 “境外漂流" 民宿服務人員的電話 (後來知道是女主人),為我們指路,確定我們可以找到地方。不到20分鐘路程,抵達這個 建築特別的透天民宿,只有藍白色彩的外觀,加上面向海洋 (太平洋),讓我們想起去年4月遊覽過的希臘愛琴海上的聖托里尼島 (Santorini)。辦理完入住手續,男主人欲言又止,過了一會兒,他問 “您是竹南人嗎?” ,安 東尼 “是阿。”,主人 “我看您填的資料所以這樣問,住那兒?”,安 “現住美國,戶籍在姐姐的竹南家“,主人 “小學,初中唸那兒?”,安 “竹南國小,頭份初中”,主人 “您是我竹南國小學長,差一屆”。閒聊一陣,我們入房休息。此民宿設計特殊,有3層,第一層是主人住處,有個餐廳,也是民宿接代客人的地方。第2與3層各有兩房,佈置精巧,設備舒坦,美中不足的是,被子沒有加上被單,舒適感覺稍嫌不夠。

3時正,男女主人已準備好下午茶招待,薇薇安累了,繼續留房理休息。茶點還不錯。又和男主人聊了起來,安東尼 心想,他說差我一屆,不是他看起來太年輕,就是我看起來太老,怎麽可能。安問 “你那一年次的?”,主人 “53”,安恍然大悟,填資料習慣用西元年,於是問 “民國?”,主人 “是民國”,安 “老弟,我剛填的是西元年,大你一輪呢。初中唸那兒?”,主人 “君毅中學”,安 “認識陳申宗嗎?”,主人 “同班同學”,安 “他是我姪子”。世界之小,類似此類事件,薇與安碰見過的不下10次。主人 “有沒被炸蛋蔥油餅炸到?”,安 “??”,主人 “餅裡的蛋會噴漿是的濺灑衣褲”,安 “喔,運氣好,沒人被炸到”。

晚上逛自強夜市,沒什麼特色。隔天早上悠閑的瀏覽七星潭,松園別館,花蓮給安的感覺相當不錯,據說安的前老板在花蓮的山上蓋了棟豪宅。在松園別館吃了些點心喝咖啡當中飯後,還了車,搭火車往台東去。

火車於下午抵達台東,租了車隨即開往民宿 “酆哥草堂"。兩年前朋友介紹,給民宿主人 “酆哥” 打過電話,打算拜訪,結果跌了一跤,身體不適而作罷。今年再聯絡,民宿已由他兒子在經營。由網上資料開到都蘭後,找不到路,電話酆哥求援,他騎著摩托車下山帶我們,上山小路只有一個車寬,不容易開。抵達後,和酆哥閒聊一陣,發現他也屬於快樂的退休族。他這片都蘭半山腰上的土地,很美。晚上,好友Maggie的堂妹與堂妹夫請吃飯,我們下山與從台北飛來的Maggie一起在餐廳會面。下山路一片漆黑,薇薇安把鑰匙給了兒子,無駕照的守法兒子遲疑了一下,只好負起重任帶我們下山。一頓豐盛的海鮮大餐,我們4人先到餐廳時, 櫃台受囑咐也答應由安東尼付帳單,竟然最後因老板認識Maggie堂妹堂妹夫,說是不能由客人請客,罷了。

回到民宿,一棟一個房間,有一整面的落地窗向著太平洋;住宿費不便宜,設備卻簡陋,他們的住客對象應該是特別的,至少,安知道酆哥志不在經營民宿,而是在他退休的日子與他的朋友共享這塊風景美麗的土地。隔天天未亮,安東尼起個早到處晃晃,風景真是美呆了。早餐是豆漿稀飯和小菜,兒子與媳婦似乎沒睡好的樣子,一問之下才知道,小兩口的房門最靠近海,整晚被浪聲吵的睡不著,本想讓他小兩口享受最好的海景,誰知  … 哈哈。

早餐後,跟隨Maggie堂妹堂妹夫到泰源考察可能的民宿地點,也是一片梅樹的土地,說不定可生產特製梅子。由都蘭開了超過半個鐘頭都還沒到達目的地,兒子隨口的冷笑話,”我們去太遠 (泰源)”,呵呵。抵達目地地後,雖然風景美麗,心中已知是個不可能的任務。回程停留泰源幽谷,近距離的被當地不怕人的猴群看看,甚是有趣。路過 “水往上流”,到處是反中共當局的標牌,看到許多 “陸客”, 才恍然大悟,算是觀光區,特殊團體出現類似標牌針對陸客,非常不適當。此景點就是看人工水璖裡的水往上坡方向流,安東尼總覺得是錯覺,當地人則非常肯定看著原始的山谷水往坡上流。

午餐後,Maggie飛回台北,我們還了車,搭火車往高雄。到站後二姐接我們到她家,晚上與二姐二姐夫的準親家聚餐,當然還有外甥和他女朋友。外甥特地託我們從美國買了顆第凡尼鑽戒,想必婚期近了。餐後,兒子媳婦一起見了我也許久未見的他的三個舅舅。

星期六早晨,二姐開車帶我們4人到竹南,車座位不夠,二姐夫留在家。中途在休息站停留,讓兒子與媳婦見識台灣休息站與美國的不同,簡直是個小商場。午前先抵達竹南大姐家,她們的小外孫女越長越可愛漂亮了。午餐,由安東尼邀約兄姐們和下一代眾親戚,一個很有意義的家庭聚餐,兒子,尤其是媳婦借機會認識近親們。晚上搭火車回到台北,與媳婦的要好的女朋友的媽媽又是聚了一頓餐,隔天他們匆匆忙忙回美國。兒子媳婦結婚後第一次到台灣,被沒去過花蓮與台東的老爸托者很快的遊了一圈台灣,可能累壞了,當爸爸的倒是開心得很。

[註一]去年2011年回台過年,好友借車給我們方便到處跑,安東尼大學畢業後一服完兵役就出國了,從沒在台灣開過車。於是由曾在台灣開車的薇薇安掌汽車方向盤,安東尼負責找路和設定GPS。台灣開車難度頗高,直走的雖有路權,卻需注意對方來車突然左轉。規矩的開在自己的車道上,也需注意可能從各個方向衝出的機車,或由左或由右從後插進車道的汽車。左轉或右彎時,雖然自己是最前頭的車,仍然必須注意從後方衝到右邊或左邊搶在前面轉彎的其它車輛。雖不開車,坐在駕駛座旁,每次出們回家後,不知死了多少細胞。在美開車已久的薇薇安,去年初再度掌方向盤時,有些生疏,但是膽子相當大,不慌不忙,平安無是;倒是無照駕駛了一個星期,硬是被安東尼帶到汽車監理所將20年舊的台彎駕照換新,台彎各機構的超高辦事效率,10分鐘後就發了一張新駕照給薇。這個應歸功於台彎之恥,陳水扁。阿扁應該是個人才,權力使人腐化,他是最好的一個例子。扯遠了,就此打住。

本篇發表於 旅遊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