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老了嗎

(作者:老水手)

那天下午回到青海省城西寧市,此行任務已完成,於是趁著出差之便,偷得浮生半日閒,我LaoLe1悄悄地來到了青海省博物館。由於當天不是週末,所以該館訪客不多。買了門票後,我便慢條斯理地悉心觀看館中展出的各項文物:青藏高原出土的甲骨文、青銅器、柳灣彩陶,還有唐卡壁畫、堆繡、酥油花、藏傳佛教的法器‧‧‧

今天時間充裕,本可多觀賞學習,做點筆記的。但走著、走著,我的背和腰,媽呀!怎麼這麼酸?

無奈地出了博物館,來到館前一片偌大的草坪上。雖是夏末,但高原已有秋意,草地卻仍LaoLe2舊綠意盎然,淡淡地散發著青草香。

草坪左側遠方,是一排的鬱鬱蔥蔥,約兩層樓高,走近一看,令我驚艷,這是丁香!多麼詩意幽怨的丁香,「青鳥不傳雲外信,丁香空結雨中愁。」她應生長在江南,煙雨斜陽的江南啊!不知何時靜悄悄地來到了西北高原,在此展延著她的淡紫粉白的飄香風采?西寧市這兩天雨已停了,否則縱使不是春三月的花季,在LaoLe3雨中她的花魂也夠讓人垂憐了。

我在樹下的石凳上坐定,沉思良久‧‧‧。 回顧來時路,人生何其傖促! 沸沸揚揚、匆匆忙忙,為學業、為工作、為家庭、為出息、為老的、為小的,庸庸碌碌、跌宕起伏,嗯!好像有點自我迷失。

若能偶爾在人生的道塗上佇足停留、休憩片LaoLe4刻,做些心靈的沉澱,重拾往日的興趣,使日子不要那麼疲憊與乏味,該是件多麼賞心悅目的事!然後再整裝待發,繼續燃燒生命的餘熱。想著、想著,我儍笑了。趁著四下無人,我就橫躺在石凳上,望著蔚藍的天空,多愜意啊!「我躺下,因為我要走更遠的路。」不是嗎?

多思無益,翻開手中博物館展出的簡介,細心瀏覽‧‧‧。突然發現青藏高原出土的甲骨,與河南安陽殷墟出土的相對照,在年代上那麼接近,在地理位置上又那麼遙遠,令人疑惑中國文字究竟起源於何處?或是老祖宗那個年代就開始遷徙、移民?倉頡確有其人,還是神話捏造?人類文明的萌芽是點狀的爆發,還是全面性的延燒?是我今天沒看清楚,還是心中被漢人為主的中原文化所左右?諸多疑問,嗯,人生中想不透的事太多了。

正當陷入與切身問題無關的迷思(myth)中,我已打盹了‧‧‧

 

「爺爺!」一聲甜美又清脆的幼兒語音,驚醒了我。

我匆匆翻身而起,取下了老花眼鏡,定了定神,發現一位年輕的媽媽牽著稚兒站在我面前,孩子天真地笑著,乳齒不全、乳香猶存;他身後的母親,不好意思地笑了,好美!是的,天下的母親沒有不美的。

我也和藹又「慈祥」地笑了。

「先生,對不起,打擾了,這孩子應該叫您大叔的。」年輕媽媽略帶歉意地說。

為了不使這位媽媽尷尬,我呵呵一笑:

「沒關係的。嗯,這孩子好可愛、好聰明。」

「感謝!」

當她們母子倆姍姍離去後,我的笑容卻僵在臉上,笑聲凝結在空氣中。

爺爺?我的容貌真的老成那樣了嗎?我不是才刮了兩鬢的霜白嗎?鬍子早晨也剃得光溜溜地呀!頭髮雖略為稀少但尚未花白耶! 難道是我臉上的皺紋和老人斑?還是我龍鍾的老態?熟透的風釆?襲人睿智的氣質?

哎喲!我是爺爺了!

這孩子並沒有把我「叫」老,而是我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老化了呀!孩子只是用了最純真的眼光把我定位了,他自己肯定不知道呀!而孩子的這一聲輕呼,確是最具客觀與權威性的,我何能否定?

然而,我究竟是什麼時候變老的?我怎麼不知道呀!應該不是在一夜之間吧?

噢!我想起來了‧‧‧

在公眾場合,當人家介紹你的時候,說什麼資深啦、經驗豐富啦、業界泰斗啦、某某大師啦、權威人士啦,等等的場面恭維話時,你帶著高帽子「順耳」得暈暈乎乎的當兒,其實,你已被定位「老」了,該退位了,該世代交替了,該提攜後進了。

但是,在心理和身理上,我從什麼時候開始老的?我怎麼想不起來了?

啊!有了‧‧‧

 

看書時書本愈拿愈遠了

常常提筆忘字了

上台講話時忘詞了

開會時突然想不起主題了

答應員工的承諾沒印象了

告訴別人的事又重覆地再說了

email好像已回覆了

電腦檔案忘了放到那個資料夾裡了

鑰匙明明拿在手裡,卻到處找不著了

幾十年前的事歷歷在目,而昨夜晚餐吃啥卻不記得了

兩杯黃湯下肚,會咕噥地說「老夫聊發少年狂」了

不喜歡蔡依琳和周杰倫了

愈來愈喜歡蔡琴和費玉清了

不喜歡看言情小說了

喜歡看史書和傳記文學了

見情侶嘔氣男方不斷道歉,覺得這男的完了

見年輕女同事失戀落淚,不覺得她可憐了

好朋友的犬子結婚我會說小子你得想清楚了

洋同事離婚我會說恭喜你了

看影碟遇親密鏡頭,覺得不耐煩了

損友電郵「艷照門」來,還沒看完就刪了

出門忘記拉褲鏈了

夜間頻尿了

還有,

如廁後會

 

正想著這些哭笑不得的無奈時,來了三位大學生,二男一女,他們席地草坪上,拿出筆電,熱烈地討論功課。我側耳一聽,好像是《宏觀經濟學》(Macro Economics)中的凱因斯理論(Keynes)。我投以歆羨的眼光,訕訕地走回旅店了。

簡單晚餐後,在燈下我望著杯中殘酒,百感交集。酒樽已空,餘香猶存,傷對夕陽和晚霞,真個是「零露霑如醉」呀!醉眼惺忪中,但覺人生路走得太也匆忙,真箇不堪回首微醺中。

「莫道朝霞美,更愛夕陽紅。」是的,我要優雅地老去,慈祥、風趣地老去;我不要老得病痛纏身,老得喋喋不休、囉囉嗦嗦,老得抱怨連連,猥瑣、寒酸、貧窮、毫無尊嚴,老得惹人厭。

我也不要老得在回憶中自我膨脹,毫無端由地教訓年輕人。

想到下午在丁香樹下的三位大學生,每每遇到朝氣蓬勃和兢兢業業的年輕人,會使我想起一位作家的名言:「我不遺憾我老了,但是我遺憾我不再年輕。」

 

2013.9 于青海

【註:丁香是西寧市的市花】

LaoLe5LaoLe6

 

LaoLe7

本篇發表於 文字創作, 代發表文章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