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尼歷險記 (之1)

安東尼(西班牙式稱呼Antonio, 美式稱呼為湯尼 Tony, 安森尼Anthony, 法式稱呼為安團 Antoine)與薇薇安受邀於6/1出發前往上海, 路經日本成田機場, 在停機坪待了約30分鐘, 檢疫人員上機, 大約測試一部份乘客, 發了張黃單給幾排前的一位乘客後, 我們順利下機等待轉機.  稍後搭機前往上海.  飛機抵達上海降落後, 兩群檢疫人員, 穿著類似你在生化災難電影裡看到的密封身體的服裝, 他們上機一一測量所有乘客的體溫, 搞了近一個鐘頭才下機.  所幸, 出機場後, 司機已等候我們, 直接趨車至邀請我們的友人Y董(也是計劃投資者)家中住宿.  家中阿姨們(大陸對雇用幫家的稱呼)已準備好小米稀飯和小菜招待, 稍微解除了長途跋涉的勞累.

隔天相關人員討論了”有機人生”企業計劃大綱, 並準備一行五人前往瀋陽的酒莊(企業合作伙伴之一).  6/4下午至浦東機場搭機前往瀋陽.  除了一段小插曲, 去程算是順利.  安東尼所提的小插曲是, 無意在機內向外看, 發現有約20公分的布條狀物體, 夾在兩段左機翼之間, 飛揚跳躍.  安東尼處變不驚, 心想大不了墜機陣亡.  安東尼自認經歷不少精彩的人生經驗, 真要走了, 只要不是長久苦痛, 罷了.  所幸飛機安全降落, 那片布條狀物體, 還是夾在兩段左機翼之間.  下機前告知空姐看到的情況, 她說會告知機長.  安東尼下機到停機坪, 上巴士之前, 回頭望向機梯, 看到那位空姐正指著左機翼和一位身著飛行員制服的男士說話, 安東尼會心的微笑, 她是個盡責的空姐.

隨後酒莊辦公室主任兼司機, 帶我們到旅館Check-In卸下行李, 隨即趨車到一家餐館, 會晤了酒莊W董和一位輔助公司上市的專業人員和他太太.  一桌八人, 晚餐當然豐盛, 配上優質紅葡萄酒, 美酒配美食, 不用再多作形容.  餐中聊到人體, 健康, 養生, 葡萄酒(企業計劃主題的一部份), 話甚投緣.  餐後甜點, W董呼出一瓶金黃色白葡萄酒, 給每人到了一小杯.  安東尼向來對餐後甜酒興趣不大, 心想, 喝了紅酒加上口味尚重的美餐後, 怎麼享受白葡萄酒的淡味?  那知恍杯後, 鼻子栽進杯中一聞, 嚇了一跳, 此白酒濃濃的水果芳香四溢.  舉杯小酌一口含在口中後, 更是嚇得安東尼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  安東尼嘗到核桃, 香草, 薄荷等複雜和濃厚的各式各樣味道.  不僅如此, 酒後口感(Aftertaste)至少停留了5分鐘.  這白葡萄酒是安東尼這輩子喝過包括各式各樣從啤酒到白蘭地的冠軍酒.  稍後, W董介紹此酒為冰葡萄酒, 並有人蔘的味道, 啊, 就是那濃厚複雜其中之一, 安東尼感覺熟悉卻說不出的味道.  大夥兒暢談一晚, 但需準備隔天酒莊之旅, 依依不捨, 回到旅館休息.

待續 …

本篇發表於 旅遊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