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人行道談婚姻平權

顏色不同的磚塊在人行道上挺顯眼的,您注意到過沒?那是一種裝飾設計或是有特別用途?

img_0054這幾年在林口區的文化二路、文化三路上,穿梭於大街小巷,從來沒有想過為何許多人行道上會有一排色澤不同的磚塊。前一陣子無意中安東尼才看到磚塊上“盲人專用”的標示。盲人專用 ?! 台灣政府對於弱勢族群的設想周到真是無微不至啊!

那種為弱勢盲人設計的道路真的是在照顧他們嗎?到目前為止您如果還不知道安東尼時常胡思亂想、胡言亂語,那你也不需繼續讀下去了。是的,胡思亂想,看看文中相片,試想,如果某盲人左手持丈,點著盲人專用磚走路,有多少機率會被那圍著灌木叢的水泥圈絆倒,跌個狗吃屎?或是,右手持丈的盲人,若不被那覆蓋下水道的水泥板絆倒,也很可能會碰上公車亭的柱子,撞個頭腫大疱。

接著胡說八道。那種設想周到,保護弱勢的設計,可能是雇用小學生做的,不過也可能是大學畢業的設計師成品;反正,在台灣,只要測試過有呼吸功能的高中畢業生,可能全都可以進大學。再進一步想像,或許根本沒有人關心那種設計,到底盲人是否適用;至今,安東尼還沒看過任何盲人走在那些人行道上。或許,“盲人專用”的設計可以提高工程的施工難度,因此也提高工程的費用?點到為止,只能說俺的看法是,那種設計真是脫褲子放屁,浪費公帑。在此向盲人同胞致歉,不是安東尼反對保護弱勢,我是試圖保護弱勢不要變成更弱勢。

我知道,我知道,安並沒有忘記掰一掰婚姻平權的事。台灣新政府近來“保持現狀”、“不屈服不對抗”的迷糊仗,“核食進口”的硬拗,“一例一休”的荒腔走板,對於“婚姻平權”修法的堅持,不知如何走下去?

人類性向的同性、單異性、雙性,其實是統治我們的外星人給我們的難題之一。幾十個世紀以來,人類解決了各式各樣的難題,地球上已有許多人豐衣足食,多餘的許多時間當然是花在“風花雪月“。安東尼一向認為人類性向是與生俱來的,無法被迫改變,任何人也不應該設法改變他們。雖然此文先前提到“弱勢”字眼,但是絕不認為同性性向的人屬於弱勢族群,只不過是現代社會越來越意識到需要正視人類性向的議題。

這陣子新聞出現過教科書 (小學的吧?) 打算將“自慰”編入教學,安東尼真是服了台灣的教育部,已經把有些台灣學生的腦筋都教歪了,現在還管到學生的“性福”?要教,不反對,安有如下建議。說明男女生殖器官的不同,人與人之間會被對方的身體吸引,會有在身體上的接觸,進而有愛愛的行為,女性更可能因之懷孕生子,伴侶則會負起養育子女的責任,不需提到性向的問題。這樣可以嗎?

安東尼認為同性婚姻可以合法化,想像修民法應該相當複雜,不贊成;但是支持立專法,或許可以參考各國同性婚姻已經合法化的過程與結果。安東尼的週遭有同性性向的朋友,始終相信他們與生俱來的傾向,您如果看到過同性性向的某些人在公開場合行為怪異的訴求,也請想想,單異性向的族群也會有類似行為怪異的訴求。

婚姻平權議題繼續發燒,就看快要變舊的新政府有什麼作為,或,沒作為。奉勸同志與同志的朋友與支持者,在抗爭與抗議的同時,不需過份,其實我們是少數。想想看女性人類也是與生俱來就是女性,女性平權也是掙來的,但是,是長期漸進掙來的。雖然台灣非常民主,非常先進 (安東尼說得有點心虛 [註1]),但是婚姻平權沒有必要爭亞洲第一。

img_0055[註1]:即使有盲人利用盲人專用磚塊在人行道上走,碰上不守法的,加上破壞原來設計的施工 (車道掩蓋盲人專用磚塊),完全無法利用原來設計的美意。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感想, 時事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